正文内容


《典籍里的中国》:随“中国第一旅游博主”来一场朝碧海而暮苍梧的“霞客行”

admin 于 2021-09-13 20:03 发布在 禁止的爱完整在线观看  |  点击数:

  在旅游已经成为大众生活方式的今天,不少人都在讨论:谁才是中国历史上最牛的“旅游达人”?

  孔子周游列国,张骞凿空丝路,玄奘西游天竺,鉴真东渡扶桑,郑和七下西洋……众多祖先用双脚写下伟大的传奇——但很多旅游爱好者也许并不知道,自2011年起每年5月19日的“中国旅游日”,源于《徐霞客游记》的开篇之作《游天台山日记》。

  “癸丑之三月晦,自宁海出西门,云散日朗,人意山光,俱有喜态”。癸丑之三月晦,即是公元1613年5月19日,以此为起点,徐霞客历经三十余年的行走,与自然为伍,以实证为言,著成现存六十余万字的《徐霞客游记》,使我国地理学进入到了近代地理学的新阶段,还流传到海外,成为世界看中国的一双眼睛。

  在那个山高路远的年代,是什么激发了徐霞客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的求索之心?他又因何拥有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”的鸿鹄之志?

  9月5日(本周日)晚八点档,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大型文化节目《典籍里的中国》将在央视综合频道迎来第八期。节目将识读中国近代地理学奠基之作《徐霞客游记》,它以徐霞客探寻长江源头的过程为主线,拟定了“高山如父,江河如母”的创作路线,希望带领观众在荡气回肠的“霞客行”中,感受这位千古奇人“朝碧海而暮苍梧”的人生理想,以及追根溯源、探求真理的科学精神。

  以足为誓,以笔带心

  “中国第一旅游博主”非徐霞客莫属

  为什么说“中国第一旅游博主”非徐霞客莫属?相信看完本期《典籍里的中国》,观众们一定会获得心悦诚服的答案。

  从22岁启程,到54岁辞世,徐霞客“达人所之未达,探人所之未知”,人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旅行考察中度过,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。无论条件多么恶劣,身体多么疲劳,他都坚持将所见所闻记录下来,留下海量珍贵游记资料,经季梦良等人整理成《徐霞客游记》。

  中国徐霞客研究会副会长陈庆江表示,《徐霞客游记》和徐霞客的人生轨迹紧密相连:“第一个板块,他在青壮年时期二十多年的时间当中,问奇于名山大川,撰写的一共是十七篇;第二个板块,是徐霞客晚年的‘万里遐征’,占整部《徐霞客游记》的大约四分之三,西南‘万里遐征’以一种扫描的方式,对他所到各地的地质地貌、风俗人情等等,进行了详细、丰富、准确的描述和记载,尤其是徐霞客对中国南方、西南地区广大岩溶地貌的考察和记述,比欧洲早了130多年,这个可是了不起。”

  今天,许多观众了解徐霞客,源于中学课本中的《游天台山日记》和《游雁宕山日记》等篇目。他写的游记,既是地理学上的珍贵文献,又是笔法精湛的游记文学。

  游记中,他“望雁山诸峰,芙蓉插天,片片扑人眉宇”,见武夷山“上下皆绝壁,壁间横坳仅一线,须伏身蛇行,盘壁而度,乃可入”,写九鲤湖的瀑布“如万马初发,诚有雷霆之势”,观太和山的榔梅树“大皆合抱,花色浮空映山,绚烂岩际”……如此令人身临其境的一手游记,若是放在当下,必将吸引无数人跟着文字去旅行。

  徐霞客是旅行家、探险家,是科学家、文学家,还是一位“随手转发正能量”的环保理念倡导者。

  中国历史研究院古代史研究所历史地理研究室主任孙靖国表示:“在游记中,我们能够感受到他对自然山川的热爱。有的地方滥砍滥伐,造成童山秃岭,他痛心不已;相反,对于一些植树造林、恢复生态、营造美好自然环境的行为,他大加赞赏。徐霞客曾说‘此身乃山川之身’,他提出了‘人和自然需要和谐共处’的观念和我们今天的生态文明理念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’是相符的。”

  “万里遐征”,今朝梦圆

  喝到长江源之水的徐霞客连呼“真甜”

  徐霞客一生走入山水,考察江河,不断纠正旧志书中的很多错误,“探寻长江正源”这一壮举,在后世更是传为佳话。

  《尚书·禹贡》里记载着“岷山导江”的说法,后人将其误解为长江的源头是岷江。在没有现代地理学测绘手段的年代,徐霞客凭双脚行走、双眼观测,敢于纠正前人讹误,更正长江的正源为金沙江,实实在在地推动了中国地理学的发展。他在《溯江纪源》中写道:“故不探江源,不知其大于河;不与河相提而论,不知其源之远。”在《典籍里的中国》看来,徐霞客探寻长江源头的过程,代表了所有中华儿女的寻根溯源。

  徐霞客晚年的西南“万里遐征”,历时四年,行经多省,路程三万余里,遇盗、绝粮、涉险、腿疾等无数艰难险阻都没有动摇他的心志,直到在云南双腿俱废,“病足不良于行”。这场伟大而悲壮的行走,成就了徐霞客游记中最为精彩的篇章,它也将在本期《典籍里的中国》里被浓墨重彩地呈现。

  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蒙曼说:“他自己身患重病,两条腿都废了。好多人都跟他讲,说你回家吧,不要再走下去了,这时候徐霞客拿出一把铁锨,说‘何处不可埋吾骨耶’,哪个地方不能埋下我这把老骨头?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大志向,才有我们现在看到的地理名著《徐霞客游记》。”

  “朝碧海而暮苍梧”是一种纵横于天地之间不计远近、不计朝暮、不计山海的豪迈与理想,而在交通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,它已经成为了“说走就走”的生活方式。

  本期《典籍里的中国》“后世流转”环节中,徐霞客、季梦良在“当代读书人”撒贝宁的陪伴下穿越到现代中国,了解了“朝碧海而暮苍梧”的高铁出行,还去到了三江源国家公园,品尝了令他们魂牵梦绕的华夏母亲河源头之水。

  当喜极而泣的徐霞客发出“甜,真甜”的感叹,撒贝宁代表后世子孙,向他献上由衷的敬意:“先生,您未走完的路,我们会继续前行!”

  看到这里,主持人王嘉宁非常激动:“我相信,徐霞客先生这一口长江水喝的一定是甜到了心窝里!”孙靖国同样万分感慨:“这三百多年来,一代代的学者们勘测大地、丈量山河,研究的工具和手段日新月异。但是不变的,是我们中国学人求实探索的精神和对祖国锦绣河山的热爱,我们应该在新的时代守护我们的绿水青山,描绘更壮丽的山河。”

  高山如父,江河如母

  换个角度感受“游必有方”的亲情之爱

  徐霞客能够矢志不渝地走向远方,离不开家庭对他的教诲和鼓舞。父爱如山,让他朝碧海而暮苍梧;母爱如河,让他行万里而心中有根。“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”,这种格局高远的亲情之爱,也将成为本期《典籍里的中国》里极为动人的部分。

  古人说“霞客之奇,孺人成之”,孺人即是徐霞客的母亲。在徐霞客小的时候,母亲就教导他“丈夫要志在四海”,如果守在家里,那是篱笆围起来的小鸡、马鞍束缚住的小马,是没有出息的。徐霞客22岁那年,母亲亲手为他制远游冠,希望他完成自己的理想。为了表明对他的支持,母亲在80岁高龄的时候,还专门和徐霞客一道寄身山水。在母亲去世之后,徐霞客开启了他在人生最后阶段的那一次“万里遐征”。

  在节目中饰演徐霞客母亲的奚美娟表示:“徐霞客之所以完成了他的壮举,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力量,就是他的母亲,她是一位非常智慧的中国传统女性。”饰演徐霞客的贾一平对母子情深的戏份极为触动,他说:“有一场戏的规定情景是母亲去世了,我很怀念她,戏剧的展现形式是母亲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然后我袒露心声,那是情感很充沛的一场戏。”

  今天,想要走得远、走得快、走得勤都很容易,但徐霞客身上那股心向远方的坚定、追寻真理的勇气、热爱自然的情怀,依然是我们的榜样。

  华夏山水养育一代又一代的儿女,高山如父,江河如母,待我们开启下一次“朝碧海而暮苍梧”的远行之时,但愿也能带上这样一抹烟霞之气,壮游四方!